中国犀牛

编辑:多余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6 07:00:44
编辑 锁定
中国犀牛是生长在中国的三种犀牛(印度犀苏门犀爪哇犀)的种群统称,一般体长在2.1-2.8米,高1.1-1.5米,重1吨。曾广泛分布在中国南方各省,栖息在接近水源的林缘山地地区。皮肤有又硬又黑呈深灰带紫色,上面附有铆钉状的小结节;在肩胛。颈下及四肢关节处有宽大的褶缝,使身体看起来就像穿了一件盔甲。雄性鼻子前端的角又粗又短,而且十分坚硬,所以人们又称之为“大独角犀牛”。犀牛角是一种珍贵的清热凉血中药材,其皮和血也可以入药,在中国宋朝就有用犀牛角的记载,但由于人类的活动和过度开发,使得它们的栖息地逐年减少;再加上它们头部的犀角的经济和药用价值极高,使它们从远古时代便受到人类的大肆猎杀,且被捕杀数量离近代越近越多,就这样它们终于在20世纪初在中国几乎踪迹全无,并于1922年在中国彻底消失。
中文学名
中国犀牛
动物界
脊索动物门
亚    门
脊椎动物亚门
哺乳纲
亚    纲
真兽亚纲
奇蹄目
亚    目
角型亚目
犀科
独角犀属
大独角犀,双角犀,小独角犀
分布区域
曾广泛分布在中国南方各省。
灭绝时间
1922年

中国犀牛形态特征

编辑
中国苏门犀 中国苏门犀
中国犀牛一般体长在2.1-2.8米,高1.1-1.5米,重1吨。它有许多独特的外貌特征,异常粗笨的躯体,短柱般的四肢,庞大的头部,全身披以铠甲似的厚皮,吻部上面长有单角或双角,还有生于头两侧的一对小眼睛。它们虽是身体庞大,相貌丑陋,却是胆小不伤人的动物。不过它们受伤或陷入困境时却凶猛异常,往往会盲目地冲向敌人,用头上的角猛刺对方。它们虽然体型笨重,但仍能以相当快的速度行走或奔跑,短距离内能达到每小时50公里左右。[1] 

中国犀牛栖息环境

编辑
中国犀牛曾广泛分布在大半个中国,主要栖息在接近水源的林缘山地地区,由于自然气候的变冷,和人类的开发活动对它们生活环境的不断破坏,使得它们的栖息地逐年速缩小。[1] 

中国犀牛分布范围

编辑
殷商时期犀牛所能到达的北界,或还在殷墟之北的内蒙古乌海一带,经六盘山往东,过子午岭、中条山太行山,直至泰山北侧,长达一千八
中国苏门犀 中国苏门犀
百多公里。
春秋时期的北界,则已缩减到了渭南山地、汉水上游、淮河流域直至长江下游;到公元前2世纪的汉代,中原就已经没有犀牛了。
唐朝时,湖南、湖北、广东、广西、四川、贵州甚至青海,都有分布。
明朝时,只分布于贵州、云南。
到了清朝时,它们的栖息地就仅剩下云南了。[1] 

中国犀牛亚种分化

编辑
主词条:印度犀爪哇犀苏门犀
中国原有三种犀牛:印度犀(又称大独角犀)、爪哇犀(又称小独角犀)和苏门犀(又称双角犀),如今这三种犀牛原本土生土长在中国的种群已全部绝种,包括印度犀、爪哇犀牛的2个亚种、苏门答腊犀牛的1个亚种。其中,爪哇犀的两个亚种和苏门答腊犀牛这个亚种不仅是在中国境内灭绝,而且也已从世界上消失。
中文名称
学名
在中国灭绝时间
Rhinoceros unicornis
在中国于1920年灭绝。
爪哇犀(印度亚种+、印支亚种+)
Rhinoceros sondaicus
这两个亚种分布于1922年和1885年在中国绝迹。
(印度亚种在1960年代灭绝,印支亚种在2010年灭绝)
苏门犀(北部亚种+)
Dicerorhinus sumatrensis
在中国于1916年绝迹。1970年代北部亚种灭绝

中国犀牛灭绝原因

编辑

中国犀牛自然原因

苏门犀 苏门犀
气候逐渐变冷:何业恒与人合著的《中国野生犀牛的灭绝》一文指出,气候逐渐变冷也是一个重要因素:犀牛是一种喜欢温暖气候的热带、亚热带动物。
从公元前500年前后黄河以北气候明显变冷开始,该地区的犀牛种群持续南迁。到唐朝时,黄河以北地区已完全不适合犀牛生存,唐贞元年间那头得到最高礼遇的犀牛,白居易诗中描述的生活情形是“驯犀生处南方热,秋天白露冬无雪。一入上林三四年,又逢今岁严寒月。饮冰卧霰苦蜷局,角骨冻伤鳞甲缩。”《旧唐书·德宗纪》记载,797年(贞元十二年)冬天,“大雪平地二尺,竹柏多死”,这头犀牛就冻死在了长安皇宫动物园中。
此后,唐人放生驯犀一般都要送回原产地去,如东南亚送来的带回东南亚去,渠州(今四川广安一带)送来的也带回原籍放生,而不是就地放生,这正是因为黄河中下游地区气候变冷,已不再适合犀牛生存。
印度爪哇犀 印度爪哇犀
到1050年前后,似乎不仅长江流域的气候也开始变冷,冬天连岭南郁林州(今广西兴业县)的犀牛都要“掘地藏身而出鼻”,也就是犀牛在地上挖个坑,把自己整个身体躲进去,仅留个鼻子在外面。[2] 

中国犀牛人为原因

栖息地不断缩减:以犀牛在商周之际的1800千米的北界作一条边,以最西北端屈吴山作原点,由原点向南与云南西南端连一条线、与中国东部海岸线的弧形之间围成的扇形区域,就是中国古代犀牛分布的总面积。
根据这个扇形面积的缩小速度,东北师范大学的王振堂教授等人进而提出,三千多年来,中国犀牛栖息地北界线一直在以每年500米的速度向西南移动,直到当代归零,造成这种改变的外力,不仅是气候改变和直接大量捕杀,人类活动范围扩大、人口压力增加,无形之中就一直改变着犀牛栖息地环境。
“人口压力较低时,人口种群的生活地区与犀牛生存地带相间交错分布。犀牛只因直接捕杀而减少。但栖息地与人类交错的野生动物,都会承受一定的人口压力,因为人类数量超过一定范围后,必然焚烧山林、薮泽,开垦丘陵及湖畔,永久性破坏其生存环境,大面积占据其栖息地。”
苏门犀 苏门犀
犀牛也是如此,在气候与人口压力的共同作用下,其生存空间遭到永久性破坏后,便出现了地域性灭绝。
王振堂研究古文献后得出,古代犀牛在最适生境区内最高密度可达每100平方千米6-7头,但在古代州郡建制的大范围内,只能达到每600平方千米l头。结合犀牛的被捕杀频率,以及犀牛近两年才产一仔的繁殖率,他用数学模型计算出,犀牛所能承受的最大人口压力为4人/平方千米。
王教授还统计分析了唐代34个产、贡犀或犀角的州郡,发现其中除连州人口压力为3.17人/平方千米、玉林为3.03人/平方千米外。其他各州皆小于2.90人/平方千米,且有10个州郡人口密度小于1人/平方千米。
400年后的宋代,唐代曾有犀牛生存的各州,除云贵高原外,其他州郡的人口压力皆已在4人/平方千米以上,其中除2个州郡尚偶有犀牛记载外,其他各州已无犀牛生存。
爪哇犀 爪哇犀
到明清时期,中国犀牛已仅在云南省有残存了,此时云南省境内,大部分地区的人口压力都在5人/平方千米以上,甚至15人/平方千米,只有普洱府、镇元府、沅江府人口压力低于4人/平方千米,当时尚有犀牛记载的州府,也正是这几个。[2] 
人类的猎杀:犀牛角是一种珍贵的清热凉血中药材,其皮和血也可以入药,救人无数,在中国宋朝就有用犀牛角的记载,另外犀牛皮也在古代被广泛用于士兵皮甲制作,这加速其灭绝速度。同时也将它与象牙一样用来雕刻制成各种精美的工艺品,人还将犀牛的皮和血入药,在宋朝就有用犀牛角的记载。由于犀牛数量稀少,因此越发显得珍贵。
中国犀牛
中国犀牛 (5张)
到了清朝,南方各省官员为了使犀牛角成为官府私有的财产,发出公告,不许民间乱捕犀牛,只许官方猎杀。这样,犀牛遭到了官兵的狂杀滥捕,他们打死犀牛,当场把犀牛角锯下,然后多数进贡给他们的上司和皇上,为自己以后升官发财铺平道路。当时最多出动上千官兵,一次能捕几十头犀牛,当时民间一些人为了发财也大量偷猎犀牛。
如此疯狂捕杀,到了公元20世纪初,犀牛在中国所剩无几。这时的犀牛角更显得珍贵,但据当时官方资料,在公元1900年到公元1910年,仅10年间,官方和民间进贡的犀牛角就有300多支,这还不包括偷运到国外的!而这之后,犀牛就极少能捕到了。[1-3] 

中国犀牛种群现状

编辑
1916年,最后一头双角犀(苏门答腊犀)被捕杀;
中国爪哇犀 中国爪哇犀
1920年,最后一头大独角犀印度犀)被杀;
1922年,最后一头小独角犀爪哇犀)被杀;
在民国建立后的十余年间,共捕杀只有10头左右。此后,在中国大地生存了几千年的犀牛在中国彻底的绝迹了。
北部苏门犀 北部苏门犀
尽管新中国成立后中国政府又从海外引进了一些犀牛,尽管90年后的今天人们仍然可以从中国的动物园内目睹和观赏到犀牛,但是,原本土生土长在中国野外环境里的犀牛,却永远一去不复返了。虽然这三种犀牛至今还存在,但是它们依然处在濒危和极危状态,仍然急需我们人类的保护。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自然 生物物种 生物 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