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现实主义绘画

编辑:多余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1 15:48:18
编辑 锁定
弗罗伊德以梦的解释开创了精神分析的新时代,受其影响,在1922年前后,在达达派艺术内部,产生了超现实主义,对整个欧美影响巨大的现代画派。超现实主义画家强调梦幻与现实的统一才是绝对的真实,因此,力图把生与死,梦境与现实统一起来,具有神秘、恐怖、怪诞等特点。代表画家有米罗(Joan Miro)、达利恩斯特马格里特(Magritte)、伊夫·唐吉、保尔 德尔沃、马森·克利等人[1] 
中文名
超现实主义绘画
时    间
1924年产生于法国
代表人物
米罗、达利、恩斯特

超现实主义绘画诞生之初

编辑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时,无论是战胜国英、法、俄等国,还是战败国德、奥等国,都不可避免地留下了让人不忍睹视的伤痕。整个欧洲,经济萧条、世态炎凉,人民生活困苦,整个社会弥漫着强烈的厌世、悲观的情绪。此种形势之下,人们(艺术家们)开始否定一切,开始逃避现实,追求不存在的梦幻,以脱离现实的悲哀与残酷。
于是超现实主义占据了当时艺术发展的主导地位。
超现实主义的产生比达达主义稍晚。超现实主义并非美学样式的革新,但它深刻地影响着欧美的艺术运动,不仅左右绘画艺术的发展,也波及到小说、电影、戏剧和诗歌等诸多方面。
超现实主义的产生,有其特有的社会根源,由于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处在兵荒马乱动荡不安的社会局势下的人们,开始对旧有的艺术表现形式和表现手法失去兴趣并最终与之分裂。不少艺术家将自己的兴趣转向了弗洛依德的精神分析说,他们把毫不相干的东西凑在一起,热衷于没有任何逻辑联系和理性约束的表现手法。以求脱离现实的残酷与悲哀。
“超现实主义明确强调受理性控制和受逻辑支配的现实是不真实的,只有梦幻与现实结合才是绝对的真实、绝对的客观。” 超现实主义者主张把生、死、梦,现实、过去、未来结合在一起,把它们统一起来。于是他们的艺术作品纷纷呈现出神秘、恐怖、荒诞、怪异的特点。
爱上绘画,继而爱上诗歌。在这两者之间穿行,觉得它们二者“长”得很像,时间久了,更觉得它们不可分离。怎料自己的表达能力太差,无法将心中的感受一一倾诉,在此向大家介绍几个绘画大师的作品,愿知音不吝赐教、高人指点迷津[2] 

超现实主义绘画绘画大师

编辑

超现实主义绘画马格里特

马格里特Magritte,Rene(1898~1967)比利时画家。1898年11月21日生于莱西讷,1967年8月15日卒于布鲁塞尔。早年受业于布鲁塞尔艺术学院。成熟期的作品具有超现实主义特点。代表作有《两姐妹》、《受威胁的凶手》等。他的创作对年轻时的超现实主义画家S.达利、麦桑等和波普艺术家,有一定的影响[1] 

超现实主义绘画达利

达利(1904—1986),西班牙著名画家,是超现实主义绘画运动中最有影响力的
达利博物馆 达利博物馆
领军人,他在绘画、[1]  文学、电影、珠宝等方面有着特殊的贡献。相信有人看过他的《记忆的永恒》这件作品,从绘画的角度来讲,它是绘画史上一件不可多得的精品。画中描绘了一个死寂般宁静的旷野。平静的海面、平坦的沙滩、荒凉的海岸,一个让人莫名其妙的方形台座,一块板,一棵树。画面中突出表现的三块软饼似的钟表:一个块挂在树上,一块垂在台座上,另一块软软地搭在人脸形的白色生物上。还有一块红色的钟表,上面爬满了黑色的蚂蚁。画中还有一只歇着的苍蝇。画家在绘制这件作品时,写实非常手法。但画中的一切却是荒诞不经的,采用了违背情理的表达方式,脱离了常规逻辑的脉络,这里看不见现实的踪影,只有神秘、荒诞和怪异。但不可否认,透过表面,我们看到了一些实在却又不实在的东西。我觉得,它不仅仅是一件绘画作品。更是一首写在画布上的诗歌[1] 

超现实主义绘画米罗

米罗(1893—1984),超现实主义代表人物,西班牙著名的画家和雕塑家。其代
《哈乐群的狂欢节》米罗 《哈乐群的狂欢节》米罗
表作《羽毛美丽的鸟》,画面上流畅的曲线连接着大小不等、形状各异的点和面,点线面之间错综复杂、神秘莫测。标题语言颇有诱惑力和诗意。整幅画并没有出现鸟的形象,仅仅在画面中出现两个“眼睛”状的圆点,和叶子形的“鸟嘴”。整幅作品折射出一种超越现实的优雅幻想和沁人心脾的神秘。虽然作品没有具体的东西,但观者可以从中体会到很多具象的东西无法给我们带来的享受。这一点,和我们当前的一些优秀诗歌给我们带来的感受是一样的[1] 

超现实主义绘画含义理解

编辑
定义
“反常合道”是中国古典美学概念。“反常”是指表面上对现实的扭曲,却能形成艺术中的奇趣,造成艺术中的新奇效果。但“反常”必须“合道”,也就是说:虽出意表之外,却在情理之中,即“反生活常理而合乎艺术之道”。这种境界如同禅宗的偈语,本质上都是与逻辑主义不相容的“佯谬”,表面上是荒谬,而实际上是真实的描绘,即所谓“似非而是”,表现出一种矛盾的形式。禅家公案把佯谬的矛盾语义状态表现得淋漓尽致,如“清净法身”和“风恬浪静”,回答完全悖于逻辑,但由于其中包含有万法平等的道理,所以可看作“似非而是”或“反言以显正”[1] 
特征
超现实主义是20世纪上半叶兴起的一个重要艺术流派,取自于达达主义的部分观念,它最重要的哲学依据是弗洛伊德的潜意识学说。潜意识常表现为杂乱无章的反常规的幻境,正是这种不确定性决定了超现实主义的反逻辑及非理性的“反常”特征。
超现实主义者宣称:人的本能、梦幻、下意识领域是艺术创作的源泉。认为人的头脑活动要从逻辑与理性束缚中解放出来。理性、道德、宗教、社会以及日常生活经验,都是对人的精神、对人的本质需要的桎梏。惟有人的无意识、梦幻和神经错乱才是人类精神的真正活动。儿童和疯子的言行是不受任何控制的真正自由的范例。因此,在艺术创作中,他们以非常态的梦幻形象反对传统的美好见解[1] 
超现实主义的“合道”
潜意识虽不合乎理性的社会,但却为人的本能所驱使,是人的某些本性的真实存在。超现实主义注重人类的先验性,致力于突破合乎逻辑与实体世界的现实观,尝试将现实观念与本能、潜意识及梦的经验糅合,以达到一种绝对或超然的真实情景。正是这种表现无理之理的努力,使超现实主义绘画具有了反常而又合道的境界。这种更接近艺术之道的无理而妙正是超现实主义绘画的另一特点。正如禅的目的是追寻本体论意义上的“悟”,而不是认识论意义上的“知”,绘画的目的也是追求艺术意义上的“美”,而不是科学意义上的“真”。可见禅悟与审美大有异曲同工之妙[1] 

超现实主义绘画作品特点

编辑
在超现实主义绘画中,画家们开始探索自己非理性的一面,以找到新的创作自由。虽然超现实主义绘画作品情景奇异怪诞,与现实格格不入,体现了“反常”的特征,却具有超越时间和空间的永恒感,给人以灵验、虚无的感觉。这是一个被抑制的日常世界,这些作品隐喻着人和宇宙破裂却又相互联系的矛盾,充分体现了“反常合道”的艺术魅力。
超现实主义绘画显示出不同于以往的最能体现绘画本质的语言特征和艺术技巧。这种创作方法是对以往以理性、现实为特征的现实主义绘画的反动,目的在于对真实的深层次探索和表现。超现实主义绘画多半依靠具象表现形式与抽象画面情景的巧妙嵌合,即有意将抽象意境与具象实体搭配,构成一种既具体又模糊的虚实相交的境界,从而给读者提供了追寻艺术家个体感受的信息。这与中国古人强调“超以象外,得其圜中”的境界吻合,超现实主义绘画的艺术效果就在于抽象与具象的适当调配,在这两者之间取得恰到妙处的平衡。在“虚”与“实”的处理中,“虚”的部分更是艺术家想象力飞翔驰骋之处,即是绘画的超现实性[1] 

超现实主义绘画代表作品

编辑
达利的《记忆的永恒》
西班牙画家达利(1904—1989),是20世纪最负盛名的画家之一。他利用反向思维,自由拼合想象的画面,通过对以往经验的倒置和回放,构建出一个意象新奇、陌生化的超现实主义场景。其代表作《记忆的永恒》创作于1931年,典型地体现了他早期的超现实主义画风。画面展现的是一片空旷的海滩,海滩上躺着一只似马非马的怪物,它的前部又像是一个只有眼睫毛、鼻子和舌头荒诞地组合在一起的人头残部;怪物的一旁有一个平台,平台上长着一棵枯死的树;最令人惊奇的是出现在这幅画中的几只钟表都变成了柔软的有延展性的物体,或挂在树枝上,或搭在平台上,或披在怪物的背上,好像这些用金属、玻璃等坚硬物质制成的钟表在太久的时间中已经疲惫不堪了,于是都松垮下来。那种对时间疯狂流逝的独特表现手法,暗示了个人情感在物质世界挤压之下迸发出的无法回避的力量。《记忆的永恒》是20世纪具有典型意义的视觉形象之一。达利承认自己在《记忆的永恒》这幅画中表现了一种“弗洛伊德所揭示的个人梦境与幻觉”,是自己不加选择的。他尽可能精确地记下自己的潜意识,以及自己梦中每一个意念的结果[2] 
马格利特的《天降》
比利时画家马格利特,是超现实主义风潮的另一代表者。马格利特认为要打破理性秩序的视觉习惯,还要借用理 性手段,以原来熟悉的事物质询这个熟悉的系统,使画中物体具有相当的肖似性。因此马格利特喜欢选用冷调的色彩、稀薄的平涂、界线明确的绘画方式。马格利特的作品中有一种黑色幽默,就像达利及恩斯特,但是马格利特在处理手法上,似乎营造出平静的气氛,不像前两者具有恶梦般光怪陆离的形象。他喜欢将平凡的事物,赋予新的面貌,使人在静默中屏息以对,有时会在超官能情境中,突如其来地产生一种飘浮的诗意,让人的情绪飞跃自如,心灵获得解放。他的代表作品《天降》描绘了一些神情古怪、头戴圆顶高帽的人物从天而降,如同弥天的雪花飘扬在城市上空。画面的形象异常清晰,看似高度写实,体现了超现实主义画家对于“反常”视觉形象的酷爱。许多物品看似正常,实际上却处在矛盾状态。《天降》具有一种怪诞的合理性[2] 

超现实主义绘画名词总结

编辑
叔本华和尼采的思想启发了艺术家对生活无意义的理解,以及这种“无意义”怎样能转化为艺术,逻辑的意义在艺术里被排除了。这种如同儿童、精神病患者和没有受过训练的业余画家的创作状态加上艺术家的自省,把艺术从“偶然”和“反常”中加以提升,达到了一种幻境式的奇妙效果。或许当一群艺术家用刺刀盲目地刺进一本词典,刀尖指向“达达”时,这种“偶然”便也获得了某种意义。这种方式成就了重要的艺术流派—超现实主义的诞生,继而创造出了数量众多“反常”却又“合道”的绘画作品[2]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美术 画家